欢迎访问江苏成人高考网!本网站为江苏成考报名民间交流网站,官方信息以江苏省教育考试院www.jseea.cn/为准。
2022年江苏省成人高考报考指南

江 苏 成 人 高 考 考 前 辅 导 平 台

江苏成人高考专升本大学语文--契诃夫-《苦恼》课文赏析

来源:www.jiangsu-edu.com    时间:2022-08-13 15:38:15    作者:江苏成人高考网

  【导读】2022年江苏成人高考时间10月15-16日,江苏成人高考网小编给大家分享江苏成人高考专升本大学语文--契诃夫-《苦恼》课文赏析,帮助大家复习备考

江苏成人高考专升本大学语文

  一、课文导读

  契诃夫(1860~1904),俄国著名作家。生于小商人家庭。莫斯科大学毕业,做过医生。1880年开始发表作品。所写中、短篇小说,题材多样,寓意深刻。前期所作《普里希别叶夫中士》、《变色龙》,讽刺了封建统治阶级忠实奴才的愚蠢专横;《哀伤》、《苦恼》表现了劳动人民的悲惨遭遇。1888年完成中篇小说《草原》,塑造出农民的质朴形象。后来陆续发表《乏味的故事》、《决斗》等,描写知识分子的痛苦探索;《套中人》刻画仇视新事物的保守分子的典型;《姚尼奇》叙述庸俗的小市民的一生;《农民》和《在峡谷里》描写苦难重重的农民的生活。90年代进入创作全盛时期,写作了《第六病室》等优秀作品。90年代后大力从事戏剧创作,对戏剧的内容和形式都作了革新。先后发表《海鸥》《万尼亚舅舅》和《三姊妹》,揭示了停滞落后的帝俄社会生活。最后一个剧本《樱桃园》与短篇小说《未婚妻》,描绘贵族阶级的没落。契诃夫是世界三大小说之王之一,他发展了俄国小说艺术,并将其推向了世界。

  二、部分内容(《苦恼》)

  我向谁去诉说我的悲伤?…

  暮色昏暗。大片的湿雪绕着刚点亮的街灯懒洋洋地飘飞,落在房顶、马背、肩膀、帽子上,积成又软又薄的一层。车夫姚纳·波达波夫周身雪白,像是一个幽灵。他在赶车座位上坐着,一动也不动,身子往前伛着,伛到了活人的身子所能伛到的最大限度。即使有一个大雪堆倒在他的身上,仿佛他也会觉得不必把身上的雪抖掉似的。……他那匹小马也是一身白,也是一动都不动。它那呆呆不动的姿态,它那瘦骨棱棱的身架,它那棍子般直挺挺的腿,使它活像那种花一个戈比就能买到的马形蜜糖饼。它多半在想心思。不论是谁,只要被人从犁头上硬拉开,从熟悉的灰色景致里硬拉开,硬给丢到这儿来,丢到这个充满古怪的亮光、不停的喧嚣、熙攘的行人的旋涡当中来,那他就不会不想心事。…

  姚纳和他的瘦马已经有很久停在那个地方没动了。他们还在午饭以前就从大车店里出来,至今还没拉到一趟生意。可是现在傍晚的暗影已经笼罩全城。街灯的黯淡的光已经变得明亮生动,街上也变得热闹起来了。

  “赶车的,到维堡区去!”姚纳听见了喊声。“赶车的!”

  姚纳猛地哆嗦一下,从粘着雪花的睫毛里望出去,看见一个军人,穿一件带风帽的军大衣。

  “到维堡区去!”军人又喊了一遍。“你睡着了还是怎么的?到维堡区去!”

  为了表示同意,姚纳就抖动一下缰绳,于是从马背上和他肩膀上就有大片的雪撒下来。..…那个军人坐上了雪橇。车夫吧哒着嘴唇叫马往前走,然后像天鹅似的伸长了脖子,微微欠起身子,与其说是由于必要,不如说是出于习惯地挥动一下鞭子。那匹瘦马也伸长脖子,弯起它那像棍子一样的腿,迟疑地离开原地走动起来了。……

  “你往哪儿闯,鬼东西!”姚纳立刻听见那一团团川流不息的黑影当中发出了喊叫声。“鬼把你支使到哪儿去啊?靠右走!”

  “你连赶车都不会!靠右走!”军人生气地说。

  一个赶轿式马车的车夫破口大骂。一个行人恶狠狠地瞪他一眼,抖掉自己衣袖上的雪,行人刚刚穿过马路,肩膀撞在那匹瘦马的脸上。姚纳在赶车座位上局促不安,像是坐在针尖上似的,往两旁撑开胳膊肘,不住转动眼珠,就跟有鬼附了体一样,仿佛他不明白自己是在什么地方,也不知道为什么在那儿似的。

  “这些家伙真是混蛋!”那个军人打趣地说。“他们简直是故意来撞你,或者故意要扑到马蹄底下去。他们这是互相串通好的。”

  姚纳回过头去瞧着乘客,努动他的嘴唇。…他分明想要说话,然而从他的喉咙里却没有吐出一个字来,只发出咝咝的声音。

  “什么?”军人问。

  姚纳撇着嘴苦笑一下,嗓子眼用一下劲,这才沙哑地说出口:

  “老爷,那个,我的儿子……这个星期死了。”

  “哦!……他是害什么病死的?”

  姚纳掉转整个身子朝着乘客说:

  “谁知道呢!多半是得了热病吧。……他在医院里躺了三天就死了。……这是上帝的旨意哟。”

  “你拐弯啊,魔鬼!”黑地里发出了喊叫声。“你瞎了眼还是怎么的,老狗!用眼睛瞧着!”

  “赶你的车吧,赶你的车吧,……”乘客说。“照这样走下去,明天也到不了。快点走!”

  车夫就又伸长脖子,微微欠起身子,用一种稳重的优雅姿势挥动他的鞭子。后来他有好几次回过头去看他的乘客,可是乘客闭上眼睛,分明不愿意再听了。他把乘客拉到维堡区以后,就把雪橇赶到一家饭馆旁边停下来,坐在赶车座位上伛下腰,又不动了。……湿雪又把他和他的瘦马涂得满身是白。一个钟头过去,又一个钟头过去了……

  人行道上有三个年轻人路过,把套靴踩得很响,互相诟骂,其中两个人又高又瘦,第三个却矮而驼背。

  “赶车的,到警察桥去!”那个驼子用破锣般的声音说。“一共三个人。.…二十戈比!”

  姚纳抖动缰绳,吧嗒嘴唇。二十戈比的价钱是不公道的,然而他顾不上讲价了。.....一个卢布也罢,五戈比也罢,如今在他都是一样,只要有乘客就行。....那几个青年人就互相推搡着,嘴里骂声不绝,走到雪橇跟前,三个人一齐抢到座位上去。这就有一个问题需要解决:该哪两个坐着,哪一个站着呢?经过长久的吵骂、变卦、责难以后,他们总算做出了决定:应该让驼子站着,因为他最矮。

  “好,走吧!”驼子站在那儿,用破锣般的嗓音说,对着姚纳的后脑壳喷气。“快点跑!嘿,老兄,瞧瞧你的这顶帽子!全彼得堡也找不出比这更糟的了。……”

  “嘻嘻,……嘻嘻,…”姚纳笑着说。“凑合着戴吧。……”

  “喂,你少废话,赶车!莫非你要照这样走一路?是吗?要给你一个脖儿拐吗?……

  “我的脑袋痛得要炸开了,……”一个高个子说。“昨天在杜克玛索夫家里,我跟瓦斯卡一块儿喝了四瓶白兰地。”

  “我不明白,你何必胡说呢?”另一个高个子愤愤地说。“他胡说八道,就跟畜生似的。”

  “要是我说了假话,就叫上帝惩罚我!我说的是实情。……”

  “要说这是实情,那末,虱子能咳嗽也是实情了。”

  “嘻嘻!”姚纳笑道。“这些老爷真快活!”

  “呸,见你的鬼!……”驼子愤慨地说。“你到底赶不赶车,老不死的?难道就这样赶车?你抽它一鞭子!唷,魔鬼!唷!使劲抽它!”

  姚纳感到他背后驼子的扭动的身子和颤动的声音。他听见那些骂他的话,看到这几个人,孤单的感觉就逐渐从他的胸中消散了。驼子骂个不停,诌出一长串稀奇古怪的骂人话,直骂得透不过气来,连连咳嗽。那两个高个子讲起一个叫娜杰日达·彼得罗芙娜的女人。姚纳不住地回过头去看他们。正好他们的谈话短暂地停顿一下,他就再次回过头去,嘟嘟哝哝说:

  “我的……那个……我的儿子这个星期死了!”

  “大家都要死的,……”驼子咳了一阵,擦擦嘴唇,叹口气说。“得了,你赶车吧,你赶车吧!诸位先生,照这样的走法我再也受不住了!他什么时候才会把我们拉到呢?”

  “那你就稍微鼓励他一下,……给他一个脖儿拐!”

  “老不死的,你听见没有?真的,我要揍你的脖子了!……跟你们这班人讲客气,那还不如索性走路的好!……你听见没有,老头?莫非你根本就不把我们的话放在心上?”

  姚纳与其说是感到,不如说是听到他的后脑勺上啪的一响。

  “嘻嘻,……”他笑道。“这些快活的老爷,……愿上帝保佑你们!”

  “赶车的,你有老婆吗?”高个子问。

  “我?嘻嘻……这些快活的老爷!我的老婆现在成了烂泥地啰。……哈哈哈!……在坟墓里!……现在我的儿子也死了,可我还活着。……这真是怪事,死神认错门了。.....它原本应该来找我,却去找了我的儿子。…….”

  姚纳回转身,想讲一讲他儿子是怎样死的,可是这时候驼子轻松地呼出一口气,声明说,谢天谢地,他们终于到了。姚纳收下二十戈比以后,久久地看着那几个游荡的人的背影,后来他们走进一个黑暗的大门口,不见了。他又孤身一人,寂静又向他侵袭过来。……他的苦恼刚淡忘了不久,如今重又出现,更有力地撕扯他的胸膛。姚纳的眼睛不安而痛苦地打量街道两旁川流不息的人群;在这成千上万的人当中有没有一个人愿意听他倾诉衷曲呢?然而人群奔走不停,谁都没有注意到他,更没有注意到他的苦恼。……那种苦恼是广大无垠的。如果姚纳的胸膛裂开,那种苦恼滚滚地涌出来,那它仿佛就会淹没全世界,可是话虽如此,它却是人们看不见的。这种苦恼竟包藏在这么一个渺小的躯壳里,就连白天打着火把也看不见。……

  姚纳瞧见一个扫院子的仆人拿着一个小蒲包,就决定跟他攀谈一下。

  “老哥,现在几点钟了?”他问。

  “九点多钟。……你停在这儿干什么?把你的雪橇赶开!”

  姚纳把雪橇赶到几步以外去,伛下腰,听凭苦恼来折磨他。……他觉得向别人诉说也没有用了。……可是五分钟还没过完,他就挺直身子,摇着头,仿佛感到一阵剧烈的疼痛似的;他拉了拉缰绳。……他受不住了。

  “回大车店去,”他想。“回大车店去!”

  那匹瘦马仿佛领会了他的想法,就小跑起来。大约过了一个半钟头,姚纳已经在一个肮脏的大火炉旁边坐着了。炉台上,地板上,长凳上,人们鼾声四起。空气又臭又闷。姚纳瞧着那些睡熟的人,搔了搔自己的身子,后悔不该这么早就回来。……

  “连买燕麦的钱都还没挣到呢,”他想。“这就是我会这么苦恼的缘故了。一个人要是会料理自己的事,……让自己吃得饱饱的,自己的马也吃得饱饱的,那他就会永远心平气和。……

  墙角上有一个年轻的车夫站起来,带着睡意嗽一嗽喉咙,往水桶那边走去。

  “你是想喝水吧?”姚纳问。

  “是啊,想喝水!”

  “那就痛痛快快地喝吧。……我呢,老弟,我的儿子死了。……你听说了吗?这个星期在医院里死掉的。……竟有这样的事!”

  姚纳看一下他的话产生了什么影响,可是一点影响也没看见。那个青年人已经盖好被子,连头蒙上,睡着了。老人就叹气,搔他的身子。.....如同那个青年人渴望喝水一样,他渴望说话。他的儿子去世快满一个星期了,他却至今还没有跟任何人好好地谈一下这件事。……应当有条有理,详详细细地讲一讲才是。……应当讲一讲他的儿子怎样生病,怎样痛苦,临终说过些什么话,怎样死掉。……应当描摹一下怎样下葬,后来他怎样到医院里去取死人的衣服。他有个女儿阿尼霞住在乡下。……关于她也得讲一讲。……是啊,他现在可以讲的还会少吗?听的人应当惊叫,叹息,掉泪。……要是能跟娘们儿谈一谈,那就更好。她们虽然都是蠢货,可是听不上两句就会哭起来。

  “去看一看马吧,”姚纳想。“要睡觉,有的是时间。....不用担心,总能睡够的。

  他穿上衣服,走到马房里,他的马就站在那儿。他想起燕麦、草料、天气。……关于他的儿子,他独自一人的时候是不能想的。……跟别人谈一谈倒还可以,至于想他,描摹他的模样,那太可怕,他受不了。…...

  “你在吃草吗?”姚纳问他的马说,看见了它的发亮的眼睛。“好,吃吧,吃吧。……既然买燕麦的钱没有挣到,那咱们就吃草好了。……是啊。...我已经太老,不能赶车了。……该由我的儿子来赶车才对,我不行了。……他才是个地道的马车夫。….只要他活着就好了。…….

  姚纳沉默了一忽儿,继续说:

  “就是这样嘛,我的小母马。..库兹玛·姚纳奇不在了。……他下世了。….他无缘无故死了。……比方说,你现在有个小驹子,你就是这个小驹子的亲娘。……忽然,比方说,这个小驹子下世了。……你不是要伤心吗?”

  那匹瘦马嚼着草料,听着,向它主人的手上呵气。

  姚纳讲得入了迷,就把他心里的话统统对它讲了。……

  三、课文赏析

  这部小说叙写了一个鳏居多年,又刚刚失去爱子的马车夫姚纳,想找人诉说一下丧子的悲痛,但却屡次遭到周围人的冷眼、蔑视和辱骂,后因找不到倾诉的对象,只得向自己的老马诉说内心的哀痛与苦恼的故事。小说一方面揭示了俄国社会底层劳动人民的悲惨命运和不幸的处境,另一方面也揭露了旧俄社会里人情冷漠、人甚至不如动物通人性的不正常的现象,并对黑暗的现实做了深刻的批判。

  作者通过将“人与人”的关系与“人与马”的关系进行对比,突出了批判的主题。小说的对话描写精当简练,能反映出不同人物在特定环境、场合中的性格特征与心理活动。小说的细节描写匠心独运,静态的肖像描写逼真传神,语言朴实无华。作品中的心理描写尤为出色。作者不仅通过环境景物来衬托人物心理,通过刻画神情、语言和动作来表现人物的心理,而且还以第一人称的内心独白和第三人称对人物夹叙夹议的心理勾画来揭示主人公的内心世界,取得了强烈的艺术效果。作品虽然没有曲折的情节和惊人的事变,但能以小见大,平中见奇,在简单的情节中反映出重大而深刻的社会问题,体现了契诃夫短篇小说的独特风格。

  【相关文章推荐】上文就是关于江苏成人高考专升本大学语文的内容介绍,了解更多关于江苏成人高考招生专业、成考考试时间、成考考试科目等,敬请关注江苏成人高考网http://www.jiangsu-edu.com/

扫一扫加入微信群

相关阅读
2022年江苏成考考试安排


11月5日 11月6日
语文 外语
数学(文科)
数学(理科)
史地(高起本文科)
理化(高起本理科)


11月5日 11月6日
政治 专业课
外语 详细》
新生必读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