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江苏成人高考网!本网站为江苏成考报名民间交流网站,官方信息以江苏省教育考试院www.jseea.cn/为准。
2022年江苏省成人高考报考指南

江 苏 成 人 高 考 考 前 辅 导 平 台

江苏成人高考专升本大学语文--老舍《断魂枪》课文赏析+练习

来源:www.jiangsu-edu.com    时间:2022-08-13 15:45:37    作者:江苏成人高考网

  【导读】2022年江苏成人高考时间10月15-16日,江苏成人高考网小编给大家分享江苏成人高考专升本大学语文--老舍《断魂枪》课文赏析+练习,帮助大家复习备考

江苏成人高考专升本大学语文

  一、课文导读(《断魂枪》)

  老舍(1899~1966),原名舒庆春,字舍予,满族人,生于北京一个贫苦家庭,我国现代著名作家。抗战时期,任中华全国文艺界抗敌协会常务委员兼总务部主任,负责“文协”的实际工作,是会刊《抗战文艺》的主要负责人之一。曾获得“人民艺术家”称号。

  老舍是一位多产作家,同时,也是“京味小说”的杰出代表。建国前,他以小说创作为主。作品题材广泛,以描写北京底层人民生活的作品成就最高,表现出对下层人民悲惨命运的深挚的同情。建国后,以戏剧创作为主,深刻揭露旧社会的黑暗,热情歌颂社会主义新中国,歌颂党和人民政府。作品具有鲜明的民族风格和浓郁的北京味,语言简洁传神,富有表现力,艺术成就很高。代表作有长篇小说《骆驼祥子》《四世同堂》《离婚》,中短篇小说《月牙儿》、《断魂枪》,话剧《茶馆》等。

  二、部分内容

  “生命是闹着玩,事事显出如此;从前我这么想过,现在我懂得了。”

  沙子龙的镖局已改成客栈。

  东方的大梦没法子不醒了。炮声压下去马来与印度野林中的虎啸。半醒的人们,揉着眼,祷告着祖先与神灵;不大会儿,失去了国土、自由与权利。门外立着不同面色的人,枪口还热着。他们的长矛毒弩,花蛇斑彩的厚盾,都有什么用呢;连祖先与祖先所信的神明全不灵了啊!龙旗的中国也不再神秘,有了火车呀,穿坟过墓的破坏着风水。枣红色多穗的镖旗,绿鲨皮鞘的钢刀,响着串铃的口马,江湖上的智慧与黑话,义气与声名,连沙子龙,他的武艺、事业,都梦似的变成昨夜的。今天是火车、快枪、通商与恐怖。听说,有人还要杀下皇帝的头呢!

  这是走镖已没有饭吃,而国术还没被革命党与教育家提倡起来的时候。

  谁不晓得沙子龙是短瘦,利落,硬棒,两眼明得像霜夜的大星?可是,现在他身上放了肉。镖局改了客栈,他自己在后小院占着三间北房,大枪立在墙角,院子有几只楼鸽。只是在夜间,他把小院的门关好,熟习熟习他的“五虎断魂枪”。这条枪与这套枪,二十年的工夫,在西北一带,给他创出来“神枪沙子龙”五个字,没遇见过敌手。现在,这条枪与这套枪不会再替他增光显胜了;只是摸摸这凉、滑、硬而发颤的杆子,使他心中少难过一些而已。只有在夜间独自拿起枪来,才能相信自己还是“神枪沙”。在白天,他不大谈武艺与往事;他的世界已被狂风吹了走。

  在他手下创练起来的少年们还时常来找他。他们大多数是没落子弟,都有点武艺,可是没地方去用。有的在庙会上去卖艺:踢两趟腿,练套家伙,翻几个跟头,附带着卖点大力丸,混个三吊两吊的。有的实在闲不起了,去弄筐果子,或挑些毛豆角,赶早儿在街上论斤吆喝出去。那时候米贱肉贱,肯卖膀子力气本来可以混个肚子圆,他们可是不成:肚量既大,而且得吃口当事儿的;干饽饽、辣饼子咽不下去。况且他们还时常去走会:五虎棍、开路、太狮少狮……虽然算不了什么――比起走镖来——可是到底有个机会活动活动,露露脸。是的,走会捧场是买脸的事,他们打扮得像个样儿,至少得有条青洋绉裤子,新漂白细市布的小褂,和一双鱼鳞洒鞋―一顶好是青缎子抓脚虎靴子。他们是神枪沙子龙的徒弟——虽然沙子龙并不承认——得到处露脸,走会得赔上俩钱,说不定还得打场架。没钱,上沙老师那里去求。沙老师不含糊,多少不拘,不让他们空着手儿走。可是,为打架或献技去讨教一个招数,或是请给说个对子--什么空手夺刀,或虎头钩进枪--沙老师有时说句笑话,马虎过去:“教什么?拿开水浇吧!”有时直接把他们逐出去。他们不大明白沙老师是怎么了,心中也有点不乐意。

  可是,他们到处为沙老师吹腾,一来是愿意使人知道他们的武艺有真传授,受过高人的指教;二来是为激动沙老师:万一有人不服气而找上老师来,老师难道还不露一两手真的么?所以:沙老师一拳就砸倒了个牛!沙老师一脚把人踢到房上去,并没使多大的劲!他们谁也没见过这种事,但是说着说着,他们相信这是真的了,有年月,有地方,千真万确,敢起誓!

  王三胜--沙子龙的大伙计一一在土地庙拉开了场子,摆好了家伙。抹了一鼻子茶叶末色的鼻烟,他抡了几下竹节钢鞭,把场子打大一些。放下鞭,没向四围作揖,叉着腰念了两句:“脚踢天下好汉,拳打五路英雄!”向四围扫了一眼:“乡亲们,王三胜不是卖艺的;玩艺儿会几套,西北路上走过镖,会过绿林上的朋友。现在闲着没事,拉个场子陪诸位玩玩。有爱练的尽管下来,王三胜以武会友,有赏脸的,我陪着。神枪沙子龙是我的师傅;玩艺地道!诸位,有愿下来的没有?”他看着,准知道没人敢下来,他的话硬,可是那条钢鞭更硬,十八斤重。

  王三胜,大个子,一脸横肉,努着对大黑眼珠,看着四围。大家不出声。他脱了小褂,紧了紧深月

  白的腰里硬,把肚子杀进去。给手心一口吐沫,抄起大刀来:

  “诸位,王三胜先练趟瞧瞧。不白练,练完了,带着的扔几个;没钱,给喊个好,助助威。这儿没生意口。好,上眼!”

  大刀靠了身,眼珠努出多高,脸上绷紧,胸脯子鼓出,像两块老桦木根子。一跺脚,刀横起,大红缨子在肩前摆动。削砍劈拨,蹲越闪转,手起风生,忽忽直响。忽然刀在右手心上旋转,身弯下去,四围鸦雀无声,只有缨铃轻叫。刀顺过来,猛的一个跺泥,身子直挺,比众人高着一头,黑塔似的。收了势:“诸位!”一手持刀,一手叉腰,看着四围。稀稀的扔下几个铜钱,他点点头。“诸位!”他等着,等着,地上依旧是那几个亮而削薄的铜钱,外层的人偷偷散去,他咽了口气:“没人懂!”他低声的说,可是大家全听见了。

  “有功夫!”西北角上一个黄胡子老头儿答了话。

  “啊?”王三胜好似没听明白。

  “下来玩玩,大叔!”王三胜说得很得体。

  “我说:你--有--功--夫!”老头子的语气很不得人心。

  放下大刀,王三胜随着大家的头往西北看。谁也没看起这个老人:小干巴个儿,披着件粗蓝布大衫,脸上窝窝瘪瘪,眼陷进去很深,嘴上几根细黄胡,肩上扛着条小黄草辫子,有筷子那么细,而绝对不像筷子那么直顺。王三胜可是看出这老家伙有功夫,脑门亮,眼睛亮,眼眶虽深,眼珠可黑得像两口小井,深深的闪着黑光。王三胜不怕:他看得出别人有功夫没有,可更相信自己的本事,他是沙子龙手下的大将。

  点点头,老头儿往里走。这一走,四外全笑了。他的胳臂不大动;左脚往前迈,右脚随着拉上来,一步步的往前拉扯,身子整着,像是患过瘫痪病。蹭到场中,把大衫扔在地上,一点没理会四围怎样笑他。

  “神枪沙子龙的徒弟,你说?好,让你使枪吧;我呢?”老头子非常的干脆,很像久想动手。

  人们全回来了,邻场耍狗熊的无论怎么敲锣也不中用了。

  “三截棍进枪吧?”王三胜要看老头子一手,三截棍不是随便就拿得起来的家伙。

  老头子又点点头,拾起家伙来。

  王三胜努着眼,抖着枪,脸上十分难看。

  老头子的黑眼珠更深更小了,像两个香火头,随着面前的枪尖儿转,王三胜忽然觉得不舒服,那俩黑眼球似乎要把枪尖吸进去!四外已围得风雨不透,大家都觉出老头子确是有威。为躲那对眼睛,王三胜耍了个枪花。老头子的黄胡子一动:“请!”王三胜一扣枪,向前躬步,枪尖奔了老头子的喉头去,枪缨打了一个红旋。老人的身子忽然活展了,将身微偏,让过枪尖,前把一挂,后把撩王三胜的手。拍,拍,两响,王三胜的枪撒了手。场外叫了好。王三胜连脸带胸口全紫了,抄起枪来,一个花子,连枪带人滚了过来,枪尖奔了老人的中部。老头子的眼亮得发着黑光;腿轻轻一屈,下把掩裆,上把打着刚要抽回的枪杆;拍,枪又落在地上。

  场外又是一片彩声。王三胜流了汗,不再去拾枪,努着眼,木在那里。老头子扔下家伙,拾起大衫,还是拉拉着腿,可是走得很快了。大衫搭在臂上,他过来拍了王三胜一下:“还得练哪,伙计!”

  “别走!”王三胜擦着汗:“你不离,姓王的服了!可有一样,你敢会会沙老师?”

  “就是为会他才来的!”老头子的干巴脸上皱起点来,似乎是笑呢。“走;收了吧;晚饭我请!”

  王三胜把兵器拢在一处,寄放在变戏法二麻子那里,陪着老头子往庙外走。后面跟着不少人,他把他们骂散。

  “你老贵姓?”他问。

  “姓孙哪,”老头子的话与人一样,都那么干巴。“爱练;久想会会沙子龙。”

  沙子龙不把你打扁了!王三胜心里说。他脚底下加了劲,可是没把孙老头落下。他看出来,老头子的腿是老走着查拳门中的连跳步;交起手来,必定很快。但是,无论他怎么快,沙子龙是没对手的。准知道孙老头要吃亏,他心中痛快了些,放慢了些脚步。

  “孙大叔贵处?”

  “河间的,小地方。”孙老者也和气了些,“月棍年刀一辈子枪,不容易见功夫!说真的,你那两手就不坏!”

  王三胜头上的汗又回来了,没言语。

  到了客栈,他心中直跳,惟恐沙老师不在家,他急于报仇。他知道老师不爱管这种事,师弟们已碰过不少回钉子,可是他相信这回必定行,他是大伙计,不比那些毛孩子;再说,人家在庙会上点名叫阵,沙老师还能丢这个脸么?

  “三胜,”沙子龙正在床上看着本《封神榜》,“有事吗?”

  三胜的脸又紫了,嘴唇动着,说不出话来。

  康沙子龙坐起来,“怎了,三胜?”

  “栽了跟头!”

  只打了个不甚长的哈欠,沙老师没别的表示。

  王三胜心中不平,但是不敢发作;他得激动老师:“姓孙的一个老头儿,门外等着老师呢;把我的枪,枪,打掉了两次!”他知道“枪”字在老师心中有多大分量。没等吩咐,他慌忙跑出去。

  客人进来,沙子龙在外间屋等着呢。彼此拱手坐下,他叫三胜去泡茶。三胜希望两个老人立刻

  交了手,可是不能不沏茶去。孙老者没话讲,用深藏着的眼睛打量沙子龙。沙很客气:

  “要是三胜得罪了你,不用理他,年纪还轻。”

  孙老者有些失望,可是看出沙子龙的精明。他不知怎样好了,不能拿一个人的精明断定他的武艺。“我来领教领教枪法!”他不由的说出来。

  沙子龙没接碴儿。王三胜提着茶壶走进来--急于看二人动手,他没管水开了没有,就沏在壶中。

  “三胜,”沙子龙拿起个茶碗来,“去找小顺们去,天汇见,陪孙老者吃饭。”

  “什么?”王三胜的眼球几乎掉出来。看了看沙老师的脸,他敢怒而不敢言的说了声“是啦!”走出去,撅着大嘴。

  “教徒弟不易!”孙老者说。

  “我没收过徒弟。走吧,这个水不开!茶馆去喝,喝饿了就吃。”沙子龙从桌子上拿起缎子裕裢,一头装着鼻烟壶,一头装着点钱,挂在腰带上。

  “不,我还不饿!”孙老者很坚决,两个“不”字把小辫从肩上抡到后边去。

  “说会子话儿。”

  “我来为领教领教枪法。”

  “功夫早搁下了,”沙子龙指着身上,“已经放了肉!”

  “这么办也行,”孙老者深深的看了沙老师一眼:“不比武,教给我那趟五虎断魂枪。”

  “五虎断魂枪?”沙子龙笑了:“早忘净了!早忘净了!告诉你,在我这儿住几天,咱们逛逛各处临走,多少送点盘缠。”

  “我不逛,也用不着钱,我来学艺!”孙老者立起来,“我练趟给你看看,看够得上学艺不够!”一屈腰已到了院中,把楼鸽都吓飞起去。拉开架子,他打了趟查拳:腿快,手飘洒,一个飞脚起去,小辫儿飘在空中,像从天上落下来一个风筝;快之中,每个架子都摆得稳、准、利落;来回六趟,把院子满都打到,走得圆,接得紧,身子在一处,而精神贯串到四面八方。抱拳收势,身儿缩紧,好似满院乱飞的燕子忽然归了巢。

  “好!好!”沙子龙在台阶上点着头喊。

  “教给我那趟枪!”孙老者抱了抱拳。

  沙子龙下了台阶,也抱着拳:“孙老者,说真的吧,那条枪和那套枪都跟我人棺材,一齐入棺材!”

  “不传?”

  “不传!”

  孙老者的胡子嘴动了半天,没说出什么来。到屋里抄起蓝布大衫,拉拉着腿:“打搅了,再会!”

  “吃过饭走!”沙子龙说。

  孙老者没言语。

  沙子龙把客人送到小门,然后回到屋中,对着墙角立着的大枪点了点头。

  他独自上了天汇,怕是王三胜们在那里等着。他们都没有去。

  王三胜和小顺们都不敢再到土地庙去卖艺,大家谁也不再为沙子龙吹腾;反之,他们说沙子龙栽了跟头,不敢和个老头儿动手;那个老头子一脚能踢死个牛。不要说王三胜输给他,沙子龙也不是“个儿”。不过呢,王三胜到底和老头子见了个高低,而沙子龙连句硬话也没敢说。“神枪沙子龙”慢慢似乎被人们忘了。

  夜静人稀,沙子龙关好了小门,一气把六十四枪刺下来;而后,拄着枪,望着天上的群星,想起当年在野店荒林的威风。叹一口气,用手指慢慢摸着凉滑的枪身,又微微一笑,“不传!不传!”

  三、课文赏析

  小说的时代背景是“有人还要杀下皇帝的头”的辛亥革命前夕。神枪沙子龙在北京开镖局,走镖二十年没遇见过敌手,但随着西方的枪炮打到东方,火车迅速穿过中国大地,走镖已没有饭吃,镖局改为客栈,他的武艺、事业都变为昨日的梦。小说从一个江湖好汉面对急剧变化的现实时茫然、惶惑、抵触的心理,透视当时一批旧式人物的精神状态,他们闭塞、保守、孤芳自赏,他们面对时代变革无可奈何,从而以消极避世的方式发出微弱的抵抗,但最终只能被时代淹没。这是落后的国民性的一种具体反映,作者所呼唤的是在国运日下的颓势中改弦易辙、图新进取的变革意识。

  小说中最具有代表性的人物沙子龙,是一个自尊自重的往日英雄,也是一个自暴自弃的过时人物,他生活在一个同过去全然不同的环境里,却不能理解眼前的变化;他对旧时代旧事物心存怀恋,对眼前的生活深有反感,但只能以绝不再传“五虎断魂枪”表示虚弱无力的抗议。对于这个人物,作者抱有敬意和同情,并怀着遗憾和悲悯之心给予了否定。

  小说时代背景的描写对于表现人物思想性格有重要作用:一是烘托了主人公沙子龙作为镖师的艰难的处境,展示了主人公面对时代大潮的冲击无力把握个人命运、只能随波逐流的无可奈何的心态;二是这一时代背景的描写包含着深刻的社会意义,使主人公沙子龙的悲剧构成了社会批判的内涵。

  小说善于通过肖像、语言、动作的描写刻画人物形象。如小说对孙老者的一段肖像描写就比较传神。正面描写之后,又通过王三胜的眼睛来写孙老者的“脑门亮,眼睛亮,眼眶虽深,眼珠可黑得像两口小井,深深的闪着黑光”,先抑后扬地写出了一个武林高手身手不凡的一面。小说中对王三胜的耍刀和孙老者的查拳的描写都是形象细致的动作描写。孙老者几次拒绝沙子龙的吃请,表现了他求艺心切。而沙子龙的“不传!不传!”则表现了他固执保守,冷傲、悲凉,自我叹息的心态。此外,小说还善于运用衬托和对比的方法来塑造人物形象。用王三胜的鲁莽气盛、意气用事来衬托沙子龙深藏不露的复杂性格,而用孙老者的刚直锐进与沙子龙的深沉保守作对比,这种衬托和对比的方法不仅有利于突出人物形象的个性特征,也可以加强作品的表现力和艺术效果。

  四、思考与练习

  分析镖师沙子龙的人物形象及性格特征。

  【参考答案】沙子龙是个颇具悲剧色彩的人物,他的经历及悲剧性的命运是对近代中国动荡变化的时局的一种折射和反映,沙子龙曾是以独创“五虎断魂枪”而威震西北二十年的武林镖师,有“神枪沙子龙”的英名。他以走镖为业,但因时代的变迁和时局动荡的冲击,火车四通八达,走镖的职业逐渐为别的行业所代替,国术因敌不过外国的快枪和洋炮,而逐渐趋于衰落。出于生计的考虑,他被迫顺应潮流,将镖局改成客栈,白天从不与人谈论武艺,但内心深处十分珍视自己的枪法,视之为至宝,对武艺仍执著追求。沙子龙的主要性格特征:一方面,他既有武林豪杰的骨气和操守,也有审时度势的精明与远见;另一方面他对自己所处的现实社会和时代感到失望和无奈。因此他采取了消极遁世、自甘封闭的态度,以“不传”断魂枪绝技来与时代相抗衡。因此在沙子龙性格里,深沉保守与孤傲执著是相互统一的。而他最后的没落和被人遗忘的悲剧既是当时中国黑暗动荡的现实所致,也是其个人与性格造成的。

  【相关文章推荐】上文就是关于江苏成人高考专升本大学语文的内容介绍,了解更多关于江苏成人高考招生专业、成考考试时间、成考考试科目等,敬请关注江苏成人高考网http://www.jiangsu-edu.com/

扫一扫加入微信群

相关阅读
2022年江苏成考考试安排


11月5日 11月6日
语文 外语
数学(文科)
数学(理科)
史地(高起本文科)
理化(高起本理科)


11月5日 11月6日
政治 专业课
外语 详细》
新生必读
热门文章